2011年11月3日研究報告會

廣告

2011年10月份電影分享會——3 Idioits (作死不離三兄弟/三傻反轉好萊塢)

2011年9月份迎新夜——嘉賓:陳健民教授

公民社會研究中心-青年公民社會-社會發展青年領袖夏令營-汶川震區考察


公民社會研究中心-青年公民社會-社會發展青年領袖夏令營-汶川震區考察

各位中大同學,汶川地震剛剛過了三年,同學們是否有興趣瞭解當地居民在地震後如何進行社區和心靈的重建呢?他們的現狀又如何呢?我們又能用我們的所學給予他們什麼幫助呢?現在我們就有一個機會,深入震區進行考察,並與來自兩岸三地的年輕人一起為當地居民的生活重建出謀獻策。

由北京師範大學、西南財經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臺灣大學合作的社會發展青年領袖夏令營將在今年7月開始,入選同學將會接受有關社會企業和社區工作等技能培訓,再進入震區進行實地考察。完成考察後,同學們須進行社會企業的方案的設計及撰寫,並接受專家評審及意見。

如果你是:中大學生,對中國社會,社會發展,公民社會,社會企業,NGO,震後重建,社會服務有興趣者,快點報名!

日期:2011年7月7日-7月29日  截止報名日期:2011年6月7日

報名方法:在http://tinyurl.com/3myqpzn 或 http://sichuan.notlong.com
填寫報名表格,或郵寄到sichuancu@gmail.com索取報名表格:

參加者必須經過面試,日期另行通知,約在6月9日-6月13日。

名額有限,報名從速。

費用:約HKS1500-2000 連來回機票及保險。  其他在內地活動期間的食宿、培
訓、調研、交通等費用由主辦方資助。

通知日期:6月12日

營前簡介會:時間待定  中國國情,汶川現狀,社會問題及社會企業簡述

活動完畢後須在香港進行分享會。
查詢電郵:sichuancu@gmail.com

四川災後重建,公民社會的發展機遇?

《I-Action 五月號》

五一二專題:
〈四川災後重建,公民社會的發展機遇?〉

災難帶來機遇?

2009年12月27日夜,我們一群來自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和幾個在震後災區工作的民間組織工作者朋友們,從災後重建談到了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雖然許多人都說,四川地震似是為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帶來了一條新的道路,但是從前線工作者的分享中,我們知道,這條路其實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走。

512地震以後,國內外許多民間組織在災區進行救援及重建工作,當中很多是國內的草根組織,而這些重建工作也鼓勵了志願者的投入。許多人會覺得在此之前,中國民間組織和志願者的活躍程度一直都不高,而512地震則喚起了許多人對社會的關懷。故此,有不少人都把2008年視之為中國的公民社會元年和志願者元年。

地震後的救援情意結,確實能引起許多人對社會的關注,但是這種情緒也只能維持一小段時間。關鍵在於,民間組織要怎樣把這種對災難的短暫關懷,轉化成人們對社會持續且普及的關懷,背後更應該說是一種公民意識的發展。如果無法把握這個轉變的機會,讓其慢慢地隨著災難被淡忘而流逝,無論政府還是人民,都會對此感到失望。所以在這段時間內,民間組織必須緊扣並繼續影響人民和政府的關懷意識。

民間組織的困難?

這個小型討論會的緣起,是針對探討民間組織的工作困難。其實重建工作一開始就遇到了很大的困難,雖然組織者們一直鼓勵災民參與社區重建,但災民對投入重建的熱心只維持很短的時間。震後一年之內,災民需要面對著許多現實的問題,如社區建設,心理和人際關係的重建等,所以會嘗試參與社區建設及設施管理,希望讓社區盡快復原。但隨著地震遠去,災民們對社區參與的態度,開始退回一種觀望的心態。組織者老黃說,目前最大的困境,就是整個重建工作都是以社區工作站和工作者主導,並非如他們所設想的,一種社區使用者自己決定、自行管理的情況。目前的民間組織,也只是一個外來介入社區的服務團隊,而非當地居民由下而上自行來參與社區事務的自發社群。

要讓居民由下而上的自行參與社區事務,其實是組織者們最大的心願。在另外一個分享會裡,有組織者提到「助人自助」一直是中國民間組織的核心理念,但是這種以民為主體的理念並不容易實踐,必須改變中國民眾一直以來對整體社會及社區事務的參與態度。如何透過重建工作,使得居民發展出一種對社區事務事事關心的意識,並持續發展下去。這是民間組織的重要工作之一。

除了居民方面,民間組織也必須發展志願者的社會關懷意識。在地震初期,志願者們帶著一股熱誠進入震區,但後來志願者的參與也隨著地震的「事過境遷」開始消退。災後一年,志願者逐漸撤離災區,一方面是居民對志願者的歡迎程度減少,一方面是志願者的熱情有所退卻。地震呼召了全國志願者的普及參與,但事實上,一般志願者的心態仍只是為了應急救援,而不是一種常規性的志願參與社會事務。志願者回到自己的居住地後,是否有機會、有意識繼續參與當地的社會服務,也是一個問題。

無論是居民主動參與事務,還是志願者的常規參與,都涉及到中國民眾對社會和社區的歸屬和參與意識。過去這些意識一直被愛黨、愛國等意識形態和公社、單位一般的生活型態所塑造著,卻缺乏一種個人對自我生活、生活環境和社群關係意識的覺醒。由於人民的意識一直被國家由上而下的塑造,所以若要進行由下而上的意識改變,也是一件特別艱鉅的過程。這些改變不單是在影響人們對社會參與的看法,也會觸及到政府對民眾參與社會的看法。一個保守的政府,固然是會畏懼民眾由下而上的組織性參與。但對一個開明的政府來說則是相反。

開放點去想,民眾對自身及社區事務的積極關心及投入,是減少政府資源投放的一個好方法。透過民間的自發組織,鼓勵民眾自力更生,許多問題就能在社區層面自行解決,也有助創建一個和諧社會。美國學者Robert Bellah指出「改造社會參與的文化意識,需要從不同的層次去進行,而這方面如果只是由國家來主導負責,就會帶有強制性。所以,應由每個人的意識 層面及個人行動上實踐,同時,必須由道德傳統來強化個人的意願,並且需要由組織來產成一種改造的運動。」民間組織處於民眾和政府的中間,固然是走在一條崎嶇的狹縫當中,但也是站在一個能改變兩者社會意識的位置,可謂任重道遠。

民間組織如何走下去?

民間組織在512以後,繼續工作了一年多,一直發現工作中存在著許多困難。這些困難一方面來自民眾多年來根深柢固的意識,一方面也來自政府對民間組織、公民等自發力量的不信任態度。故此這些困難,也是中國的民間組織發展出一個公民社會所必須解決的問題。

以社區重建為例,工作者們設想的社區,可以說是學者Robert Putnam提及的公民社區(Civil Community),這個社區融合公民參與和社會團結的模式,社區內的公民積極參與社區事物,每一個人都擁有平等的權利承擔平等的義務,而且樂於助人,互相尊重和信任,對不同意見會採取寬容的態度。這個方向,無論對居民的個人成長和社會的和諧發展都是有幫助,但如何在中國進行這樣的建設,民間組織仍須慢慢根據當地民情來發展。

震後重建,是一個必須好好重視和利用的機遇。民間組織必須抓緊在這段時間內出現的社會關懷,並把這種關懷轉化成一種深層公民意識的覺醒。在法國學者Alexis de Tocqueville的研究裡,他發現在個體一開始進行社會參與時,可能是為了個體的利益,但是個體在參與過程裡,也因為認識到超越個人利益的公共責任,從而獲得了轉變。這些有關社會參與的公民意識,必須在民間、市場和政府裡同步發展。然後,如何聯合來自民間、市場,尤其是政府的力量,通力合作,是建設公民社會的發展方向。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不應該由第二次災難來延續。公民社會,目前應視為一種過程甚於一個成果,在這個過程裡,重點是如何讓人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權利和責任,並在互相包容的對話與合作中,一起去創建一個美好的社會。

地震為中國公民社會帶來只是一個機遇,一個通往康莊大道的機遇,這條大道並非理所當然就存在,而是需要許多民間組織繼續不斷開拓。在四川工作的民間組織,在一年多來的工作經驗和挑戰,都值得其他組織參考,更是公民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當然,中國的發展情況和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不大相同,而且國內許多地方的風土人情和文化底蘊亦存在差異,故此只能參考國外公民社會的理念和方向,然後再根據自己所在的地方情況,摸索出屬於自己的發展方法。

雖然中國公民社會的路並不容易走,好像走兩步,就要退一步,但還是要一直走下去。只有公民社會的穩健發展,民眾的生活條件及個人發展才能得到保障,社會才能真正和諧。

民間組織如何走下去?

民間組織在512以後,繼續工作了一年多,一直發現工作中存在著許多困難。這些困難一方面來自民眾多年來根深柢固的意識,一方面也來自政府對民間組織、公民等自發力量的不信任態度。故此這些困難,也是中國的民間組織發展出一個公民社會所必須解決的問題。

以社區重建為例,工作者們設想的社區,可以說是學者Robert Putnam提及的公民社區(Civil Community),這個社區融合公民參與和社會團結的模式,社區內的公民積極參與社區事物,每一個人都擁有平等的權利承擔平等的義務,而且樂於助人,互相尊重和信任,對不同意見會採取寬容的態度。這個方向,無論對居民的個人成長和社會的和諧發展都是有幫助,但如何在中國進行這樣的建設,民間組織仍須慢慢根據當地民情來發展。

震後重建,是一個必須好好重視和利用的機遇。民間組織必須抓緊在這段時間內出現的社會關懷,並把這種關懷轉化成一種深層公民意識的覺醒。在法國學者Alexis de Tocqueville的研究裡,他發現在個體一開始進行社會參與時,可能是為了個體的利益,但是個體在參與過程裡,也因為認識到超越個人利益的公共責任,從而獲得了轉變。這些有關社會參與的公民意識,必須在民間、市場和政府裡同步發展。然後,如何聯合來自民間、市場,尤其是政府的力量,通力合作,是建設公民社會的發展方向。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不應該由第二次災難來延續。公民社會,目前應視為一種過程甚於一個成果,在這個過程裡,重點是如何讓人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權利和責任,並在互相包容的對話與合作中,一起去創建一個美好的社會。

地震為中國公民社會帶來只是一個機遇,一個通往康莊大道的機遇,這條大道並非理所當然就存在,而是需要許多民間組織繼續不斷開拓。在四川工作的民間組織,在一年多來的工作經驗和挑戰,都值得其他組織參考,更是公民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當然,中國的發展情況和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不大相同,而且國內許多地方的風土人情和文化底蘊亦存在差異,故此只能參考國外公民社會的理念和方向,然後再根據自己所在的地方情況,摸索出屬於自己的發展方法。

雖然中國公民社會的路並不容易走,好像走兩步,就要退一步,但還是要一直走下去。只有公民社會的穩健發展,民眾的生活條件及個人發展才能得到保障,社會才能真正和諧。

十月份公民沙龍:莊陳友先生——Impossible is Nothing——給中大學生一點光明

青年公民社會第二次傾莊——性向無限